• 前几日,《恋爱排班表》提前点映,“小琦”真俏,许晴真好。像雨后竹林中新生的笋,清新而纯粹,柔弱而不妥协。换了旁人,被主角光环笼罩二十年,被聚光灯追着走,如何不呼风唤雨、春风得意?偏偏她是许晴。
1554


  • 她在岁月里,好像信仰一样


    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。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你装饰了别人的梦。”我一直认为,卞之琳的《断章》,说的是许晴。她有一张童年时期的照片,短发、大眼睛,坐在水边的木桥上,歪头冲着镜头笑。“谁会是你关于那段时光的第一个记忆?”许晴说:姥姥。


    1969年,许晴出生在北京外交学院内一个美满和睦的家庭,父母都是军人,姥姥年轻时曾是外交官。由于父母工作的关系以及对她未来的美好希冀,许晴从小就被安放在外交学院,和姥姥一起生活。“姥姥对我来讲,就像信仰一样,她永远是我内心深处最温暖的慰藉。”许晴坚定地说。


    每天读书看报、关心国事家事的姥姥不仅是她的长辈,更是她的良师益友。许晴的成长确实一路都被保护得很周全,但这对儿祖孙之间的相处模式绝非我们想象中的溺爱与被溺爱关系,她说:“我和姥姥之间没有代沟,我们什么都聊,从演戏到感情。我的每部作品姥姥都会仔细地在电视上看,有时候还会给我一些建议,直到我拍《宽恕》的时候姥姥去世了……后来,当我知道姥姥其实一直希望能看到我结婚的时候,我哭了。”


    细腻感性的许晴总说,她是个幸运的人。“成长的时候有家人的呵护,工作以后有团队的保护,一路上最难忘的从来不是跌宕起伏和不是大是大非的经历,相反都是生活中的一些小温暖和小感动,我很感恩我身边的朋友们和团队的伙伴们,被一群有爱的人包围是很幸福和幸运的。”

  • [1][2][3]
Copyright (C) 2003-2014 乾鹏印像 All Rights Reserved.
京ICP备12026497